第 10 章 新朋友(1 / 2)

爱意随风起 春风榴火 10825 字 7个月前

第10章

“帽子还我。”林以微看到他,脱口而出第一句话,就是要帽子。

谢薄懒得搭理她的破帽子,他将她拉到了人烟稀少的生科大楼后花园,她手腕被他攥得生疼,越挣扎,男人箍她越紧。

“谢薄,干什么,弄疼了!”

她皮肤白,手被他稍稍用力,都会有特别明显的红痕。

这一点,那晚谢薄就发现了。

所以他喜欢在她身上用力,留下只属于他的印记。

“怎么跟池西语在一起?”

他语气带了质问的味道,眼神也不似前几次那样的轻松,“你有什么目的?”

林以微好不容易挣脱了他的桎梏,垂敛着眸子,揉着手腕上的红痕,委屈地说:“哪有目的,碰巧帮了她,就认识了。我想着…和她当了朋友,或许她哥哥会收敛些。”

谢薄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面前这演技堪比影后的女孩。

她眼神如同小兽一般,无辜中又带着几分狡黠,偷偷打量他,看他信不信。

根本就是一只披着兔子皮的小狐狸。

“最好是你说的这样。”

“本来就是!”

谢薄看着她:“以以,在我这里,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但我有一条底线,你不要踩。”

“什么?”

“别动池西语。”

林以微听他这样说,想到了许倩熙方才八卦时说起的…他和池西语的关系。

“你是怕我伤害她?”林以微上前一步,主动凑近了谢薄,踮脚轻轻在他耳畔问,“还是,怕她知道我们的关系。”

谢薄感受到了女孩跃跃欲试的反击。

小兔子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她在不动声色地寻找他的弱点。

“我和池西语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谢薄垂眸,看着她眉心正中的红朱砂,“任何有损我利益的事情,我都不会容忍。”

“听说你们有婚约?”

“现在还没有,但将来…可能会有。”

现在谢家和池家只是有了心领神会的默契,还没有真正确定下来,所以严格来说,池西语不算他的未婚妻。

“那你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吗?”林以微问他。

他冷冽地笑了下,似觉得她天真得很可爱。

“以以,你还不理解吗,一辈子都要捆在一起的两个人,订婚前唯一的单身快乐时光,还绑定在一起,不是很无趣?”

说完,他性感的喉结轻微滚动着,喝了一口奶茶之后,将杯子塞回她手里。

他薄唇间带了些微的湿润,凑近了她的唇。

林以微下意识地后仰,却被他按住了后脑勺。

他并没有吻她,只是用她的唇,轻轻蹭了蹭他湿润的唇瓣,“以以,我们能在一起快乐的时光,很短暂。”

……

他离开后,林以微喝完了剩余的奶茶,毫不留情地扔掉了空瓶子。

她才不会和他在一起。

找到兄长以后,她就抽身而退,不再搅和他们这些豪门少爷小姐的爱情游戏。

她要和林斜永远不分开。

不过,池西语显然没有谢薄那样洒脱。

先喜欢上的那个人,无论怎么出牌,都是输家。

谢薄没心没肺玩他自己的,池西语却是真心喜欢她这位薄情寡义的未婚夫,那晚和他共进烛光晚餐以后,池西语肉眼可见地心情愉悦了好长时间。

姐妹团的女生都见过谢薄如何对待池西语,他拿她当公主一般。

温柔体贴,冷了会把自己的衣服给她穿,上车时会用手挡着车门,也会当众维护池西语的面子,譬如那次艺术分享会上对邓骁的警告……

这一切,足以让一个沉浸在浪漫爱情幻想里的女孩…彻底昏头。

所以,哪怕谢薄的副驾驶位置总有不同的女孩,池西语都可以容忍。

因为她知道,将来和谢薄携手走入婚姻殿堂的人,不会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

如此稳定的心态,直到一个女孩的出现,开始出现了波动。

“听说谢薄载她兜过风,一个月前就有人看见他俩在校外茶饮店喝水。”

许倩熙第一时间掌握全部资讯,军训休息时,她在林荫树下向池西语汇报着,“听说叶安宁还送了谢薄一块百达翡丽表,不过那块表啊,现在戴在黎渡手里,笑死了,这不是倒贴是什么!”

池西语笑不出来。

其他人就算了,但叶安宁…却是少有的会被池西语看在眼底的“竞争对手”。

叶家虽然比不上池家三代财阀豪门,在青港市根深蒂固、枝繁叶茂。

但叶家崛起很快,并且发展十分迅速,俨然成了青港市上流圈子里的新贵。

所以,叶安宁也不同于谢薄以前玩过就散的那些莺莺燕燕。

至少,在池西语看来,她是可以直接威胁到池谢两家联姻的存在。

池西语这段时间很有危机感。

看到林以微拎着她的大号水杯去茶水间,池西语连忙对她招招手:“微微,来。”

林以微以为池西语又要吐槽她的杯子土,让她换杯子来着。

她这大号的接水杯,也是林斜给她的,让她多喝水。

所以不管是上学还是打工,林以微总带着这个可以斜挎的超大号保温瓶,她永远记得林斜的叮嘱——

“以以,要多喝水才会长漂亮。”

她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拧上瓶盖,朝着池西语小跑过去。

“怎么了?”

“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池西语冲许倩熙努努眼,许倩熙划开手机,将叶安宁的照片递了过来——

“你认识她吗?”

林以微看到照片里的女孩同样穿着迷彩军训装,站在排队第一的位置,皮肤白嫩,鹅蛋脸,眼尾微微上挑,耳畔挂着两个蓬松的双麻花,格外清纯漂亮。

她摇摇头:“不认识。”

“她叫叶安宁,商学院的,家里还不错,老爸是做金融的,港市新贵。”

许倩熙看看照片,又望望林以微,忽然道:“西西,你别说啊,林以微和她还有点像呢。”

池西语夺过手机,望了眼照片里的女孩,又望望面前的林以微。

像,确实像,楚楚可怜的五官配了一双上挑的狐狸眼,又纯又欲,尤其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挂了双麻花大辫子,看着跟姐妹似的。

然而,细细看来,终究还是林以微的脸蛋更鲜焕些,尤其眉心那颗红朱砂,为她添了份独一无二。

“笑死了,林以微,你不会是叶安宁他爸在外面的私生女吧。”

林以微陪笑着说:“我要有她那样的爸,做梦也要笑醒了。”

“好了。”池西语打断了女孩们的玩笑,对林以微道,“我要你去叶安宁身边,和她当朋友,帮我看着她,随时跟我汇报她和谢薄的进展。”

“……”

双面间谍吗。

林以微不太想做这种事,但转念一想,这是让池西语对她增加信任的好机会。

池西语根本不care林以微的意愿,自顾自地说:“我要知道他们睡没睡,对了,我还要知道,为什么谢薄留她在身边这么久,她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