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雨夜里(1 / 2)

爱意随风起 春风榴火 7885 字 7个月前

第12章

雨后,空气散发着清新又生涩的泥土气,湿热的微风中带着某种滞腻。

林以微拎着礼盒走在通往宿舍楼的香樟林小路旁。

路过一个垃圾桶,她有冲动将谢薄送的这东西…连盒子一起扔了。

但又觉得可惜,她是个节俭的女孩,从小到大,一件东西掰成两件用,连穿坏的鞋子都舍不得扔,修好之后继续穿。

林以微舍不得这么浪费,拎着盒子回了宿舍,拉上帘子之后,将包装盒连同贝雷帽拍了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挂在校园网上出售。

填写定价的时候,林以微拿不准,标签上也没有价格。

不过这好办,她登陆这个牌子的官网网站,很容易就找到了售价。

不禁睁大了眼。

售价:84000。

林以微简直不敢相信,一顶帽子而已!居然能卖出八万多的高价。

是的,穷人无法想象有钱人的世界,她这种条件的女孩死都不会花八万块钱去买这么一顶既不保暖又不遮阳的“鸡肋”贝雷帽。

官网显示这款帽子是当季限量新款,已经不再销售了。

林以微将帽子挂在校园论坛talktok的二手贸易区,大概掐算着自己这学期的生活费,标价一万块。

帽子刚上传上去,一刷新,多了好几条评论——

喵喵怪:“真的假的?”

卡布奇诺:“这款都卖断销了,我居然能在二手区看到这款帽子?”

AA:“看着是全新的呢!”

一颗小芒果:“怎么可能卖这么便宜,别是高仿A货吧,看看吊牌呢?”

林以微立刻在评论区补了一张吊牌的照片。

但是没多久,吊牌照下面有人跟帖回复——

“查了下,是真的,但这是谢公子送的吧!”

“卧槽!”

“对啊,你们自己去查,这个牌子在官网可以查到购买人的姓氏。”

林以微:“……”

她连忙登陆官网,输入了吊牌标签的编码,果然可以看到该商品的购买人:谢先生。

一时间,整个二手区都炸裂了,连带着交流论坛都有人发帖说这件事——

“我的妈呀,有女生把谢薄送的礼物挂在二手区卖!”

“哈哈哈哈谁这么没心没肺!”

“不是,只有我的关注点落在谢薄居然给女生送礼物了?!以前不是只有女生给他送礼物的吗?”

意外被扒,林以微心惊胆战,但幸好她用的是全新账号,名字也是由字母胡乱组成,很难扒到本人。

而幸运的是,这顶帽子被全论坛女生疯抢,很快她就将帽子卖了出去,并且收到了转账。

用校园丰巢箱寄给女生,也很安全,不需要现身。

而那张画着小狐狸的卡片,林以微想了想,没有随帽子放进丰巢箱,留了下来,随手塞进书包的夹层里。

次日班会(),池西语的姐妹团女生坐在教室最后排⒂()⒂[()]『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讨论论坛里的贝雷帽事件——

“不知道是谁,把谢薄送的帽子给卖了。”

“假的吧,谢薄什么时候给女生送过礼物啊。”

许倩熙却斩钉截铁地说:“是真的,我去官网查过吊牌编号,就是他。”

池西语穿着斐格艺院规整的小衬衣,学院风百褶裙,外套暗红格子小西装制服,头上系着同色系的大蝴蝶结。

她妆容很精致,却掩不住眼底的黑眼圈:“也许是巧合,姓谢的人,买得起UNI的人又不止他一个。”

说罢,她问林以微:“你怎么看?”

“我觉得不是,巧合吧。”林以微谨慎地回答。

“有没有可能是叶安宁干的?”许倩熙问,“她最近不是跟谢薄走得近吗?”

池西语望向林以微:“会是叶安宁吗?”

林以微摇了摇头:“她对谢薄很着迷,不会出售他送她的礼物,而且她挺有钱的。”

“别说叶安宁了,要真是谢薄送的,谁舍得把它卖掉。”池西语越发笃定,这帽子绝对不是谢薄买的,只是一场乌龙罢了,“微微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许倩熙撇撇嘴,有点看不上林以微,觉得她就知道捡池西语喜欢听的话说。

马屁精。

班会上,辅导员宣布了大一新生的小组导师制度——

斐格艺院历年的传统,新生入学都要分配指导老师,组成小组,完成课业也是以小组形式进行,小组制度会一直持续到大三。

接下来一周,同学们将要完成自己最拿手的一幅画作,评分之后,根据分数高低,由同学们依次选择自己的导师。

自由度极高。

走出教室时,池西语追上了林以微:“微微,我翻过你的画册本,你的风格,跟我还挺像的。”

林以微心跳加速,面上却不动声色。

当然像,那本画册本是她故意留在桌上给池西语翻到的,她的绘画由林斜手把手教出来,尤其是那个画册本,里面很多作品,都是她临摹林斜以前留下的部分画作…

如果池西语的那些拿奖作品,真是出自林斜之手,那么林以微的风格和她的…简直一脉相承。

“微微啊,我最近有点忙,要不下周的分组测评画,你帮我画了呗。”池西语很自然而然地提出了这个请求。

“我帮你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