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动心了(1 / 2)

爱意随风起 春风榴火 12518 字 5个月前

晚上八点多, 沉寂了一天的班级群热闹起来,有好事的男生夸大其词地渲染着刚刚酒吧发生的事——

“付祥陪曲艺韬他们几个富二代在酒吧玩,被灌了点酒,玩整蛊游戏输了, 哈哈哈, 脱了衣服, 趴在地上学狗叫。【视频】【视频】”

林以微戳开了视频,看到付祥确实被“欺负”得够呛,曲艺韬那几个纨绔公子撬开瓶盖, 将咕噜咕噜冒出来的啤酒倒在他头上。

他还一脸谄媚地对他们汪汪叫,如果不是喝高了,就付祥平时正义凛然的班干部样子,谁能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

像条哈巴狗, 趴在地上摇尾巴,逗得几个公子哥捧腹大笑。

视频只有短短几分钟, 就能看到他如此不堪入目的模样,真不知道还有多少可笑的内容没被拍下来。

“啊, 他们好过分啊。”

“真的假的, 班长平时一副干部样子, 没想到还有这么活泼的一面, 趴在地上学狗叫,哈哈哈。”

“这是喝高了吧。”

“自愿的, 谁看不出来, 平时他就很舔曲艺韬那几个少爷。”

“等他清醒过来, 看到这些视频,就该搬到火星上去生活了吧。”

这视频不仅仅在班级群里流传,很快, 叶安宁给林以微发来链接,talktok的论坛里也有人发了付祥学狗叫的视频,开贴群嘲,帖子都盖了几百楼了。

管理员装死看不见,一直没有删。

付祥第二天醒过来直接社死了,走在路上遇到班级同学跟他打招呼,还有好事的男生故意在他身后“汪汪”叫。

他羞耻至极,怕是真的要换个星球生活了。

林以微知道这是谢薄的“杰作”,他问她想怎么让付祥死,林以微只回了一句:“我不要他死,我遭受的羞辱,我要让他十倍偿还。”

该说不说,这件事谢薄干得漂亮。

付祥平时极尽谄媚之能事、讨好着曲艺韬,谁不知道,曲艺韬也在舔着谢薄。

谢薄吩咐一声,他们能玩死付祥。

林以微心里的气消了大半,没一会儿,池西语叩响了她的房门,说想去古镇逛逛,问她去不去。

尽管很累了,林以微还是舍命陪君子,答应了她。

“我在楼下等你。”池西语已经换好了等会儿拍照的古风汉服。

“嗯,我马上下来。”

照理说,池西语不缺人陪伴,她身边永远不乏热闹。

林以微不是她最亲近的闺蜜,她能找上她陪伴逛街,属实有点意外。

下楼之后,才明白原委。

等待她的…不只是池西语,还有池西城。

许倩熙她们几个怕死了池西城,这家伙有多混账、多变态不用说了,整个青港市,这位爷臭名远扬…

想讨好他的女生多,但怕他的女生更多。

有这么个混世魔王哥哥跟着,难怪池西语只能找到林以微陪她逛古镇了。

池西语看出林以微也怕他,连忙道:“他非得跟着,真的很烦,咱们逛咱们的,别理他,有我在,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林以微信这话,但这一路上,池西城不怀好意的眼神,也着实让她后背发麻。

古镇夜间很热闹,长街两旁都是摆摊卖各种发钗珠串手链一类的小饰品,两旁店铺也都是网红经济的产物,清一色都是网红食品,什么罐罐烤奶,竹筒奶茶一类的…用来拍照打卡发朋友圈。

林以微一路都在帮池西语拍照,俩人有说有笑。

尽管池西城在,但这次陪大小姐逛街的机会,实在难得。

平时的话,林以微根本不够格和她逛街的,她们的消费水平是云泥之别。

通过相处,池西语发现,林以微很能戳她愉快的点。

这方面,许倩熙和其他女生就显得很笨拙,阿谀奉承的话也是千篇一律。

林以微不会夸她好漂亮,好时尚,或者衣服包包真的很配她这些池西语耳朵都听出茧子的话。

她会说:“西西,我帮你编发吧。”

“西西,拍照的时候稍稍颔首会显脸小。”

“西西,这些珠串都是从小市场批发来的,我建议别买,容易被当冤大头,真的很喜欢除外。”

她逐渐发现,林以微能给她提供的情绪价值,远远大于许倩熙这帮只会说漂亮话、顺从她的“姐妹们”。

和林以微逛街,她感受到逛街的快乐。

池西语买了两杯罐罐奶茶,递给林以微,池西语拍了两人拿着奶茶的照片,发了朋友圈,配图配文字——

“和姐妹逛古镇,真开心,忽视身后那个讨厌鬼!【图片】【图片】”

两人玩到十一点,周围店铺都歇业关门了,这才回酒店。

池西语和约林以微一块儿去酒吧玩,林以微望了眼池西城,说道:“我今天生理期,就不去了。”

“啊,你生理期还陪我逛这么久,那你快回去休息吧!”

池西语肉眼可见对林以微的态度改变了很多。

林以微点点头,回了酒店,进门的时候,看到池西城仍旧对她不怀好意地笑着…

她反锁了房门,全身酸软地躺在了床上,闭眼小憩。

今天真是累得够呛,但好在…和池西语的关系有了不错的进展。

假以时日,她会成为她最好的“姐妹”…

分享秘密,无话不谈。

这时,手机传来“叮咚”一声消息提示音,林以微翻开手机,看到那是来自池西城的微信消息。

之前她删了她,那晚白因会所,又被池西城拿着手机加了回来。

“奶茶好喝吗?哥哥给你加了点料。【坏笑】”

林以微视线蓦地转向了搁在桌边只剩了空瓶的罐罐奶茶。

奶茶是池西城排队买的,当时池西语带着林以微去逛别的地方,隔了半个多小时,池西城拿着奶茶走过来。

因为池西语在,林以微不能拒绝,她不能拒绝任何池西语给予的“恩赐”

而奶茶又是有封口的,味道也很正常,便没有多想。

且她不愿意浪费,这种价格昂贵的饮料,她一般都会喝得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现在看到池西城的短信,林以微头皮都麻了。

微风:“你加了什么!”

沉:“放心,不是药,只是一点好东西。【坏笑】”

林以微从床上一跃而起,冲进洗手间一阵狂呕,将手伸进嘴里玩命地掏着,直到将奶茶连同今天的晚饭一起呕了出来,胃里清空得干干净净,还是忍不住干呕。

不知道是什么,就是恶心至极!

池西城那个混账垃圾王八蛋!

她太阳穴嗡嗡地跳着,感觉脑袋像膨胀的气球,眼睛鼻子嘴巴都肿了。

用冷水拍了拍脸,洗掉了鼻涕,胃里还是一阵阵排山倒海地抽搐…

难受极了。

林以微忍着眼泪坐在床边,手攥着拳头,竭力劝说自己不要去想恶心的事情。

闭上眼,想点美好的…

想想林斜。

眼泪几乎控制不住地漫在眼眶里。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她草木皆兵,防备地问:“谁?”

“我。”嗓音疏懒却有磁性,辨识度极高。

林以微生怕被别人看到,迅速打开门将谢薄拉进房间。

他身上带着一点儿冬日里凛冽的冷气,小苍兰和松柏混合的味道,是他家里护理烘衣机的香薰味。

谢薄被她拉进房,转身便将小姑娘按在墙边,坏笑着,俯身想咬她的颈子。

却看到小姑娘脸颊挂红,眼睛轻微有点肿,还有隐约的泪痕。

“一天不见,怎么变丑了。”

说着,还是亲昵地和她耳鬓厮磨,咬了咬她的耳垂。

林以微推开了谢薄:“你来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来看看你。”

“现在看到了。”

“没惹你吧。”谢薄听出了她逐客的语气,桃花眼微眯,“是付祥的事,处理得不满意?”

“不是,谢薄。”

“那你跟我摆什么脸色。”

林以微心底仇恨的火焰在燃烧着,她望向谢薄:“你能搞付祥,能搞池西城不,我想让他死。”

最后那个字,她说得几乎咬牙切齿。

谢薄松开了小姑娘,转身坐到沙发单椅上,下颌线微微收紧:“以,你总给我出难题。”

“究竟能不能?”

“他又对你做了什么?”

他问她,“有池西语在,应该不至于,他是个混账,却是个好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