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唤醒他 林以微,我没让你跪。(1 / 2)

爱意随风起 春风榴火 10265 字 5个月前

轿车里有很淡的鼠尾草木质香, 是林以微很熟悉的味道。

但她的意识仿佛已经远离了,几乎感受不到周围任何事, 除了胸腔震耳欲聋的心跳,扑通、扑通。

副驾驶的黎渡转过头,问谢薄是否回拉蒙公寓。

后排座的男人摘下了脸上的魅影面具,随手一扔,揉了揉眼角,倦声说:“去赫蘭道山顶别墅。”

说完,扫了眼身边的女孩。

她蜷缩在座位边, 抱紧了自己, 瑟瑟发抖。

哪怕车内暖气已经调到了最大,仍感觉身体是一片冰冻的荒原。

衣服湿透了,梦里梦外都是凛冽寒风。

咫尺之距, 她就能见到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人, 还是眼睁睁看着那辆车, 消失在了夜雨的尽头。

巨大的失望让她陷入深渊,不断下坠,坠入空洞。

谢薄看到她苍白的脸色,伸手想探探她的额, 她却如应激的猫咪般,敏感地推开他——

“手机还给我。”

说出口的话令她自己都感到惊异, 她的嗓音…像碾碎的枯枝。

谢薄将手机递还给了她,她连忙开机, 颤抖的手戳进了相册, 没看到刚刚录下的音频,就连最近删除也找不到了。

被删的干干净净!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厉声质问,嗓音都扯破了, “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今晚的机会,等了多久!忍了多久!”

谢薄情绪平静,幽深的眸子扫了她一眼:“你录下来的东西,证明不了任何事。”

“可以证明我哥被他们囚|禁了。”

“你拍下他了吗?没有。”谢薄嘴角冷冷提了提,“你录下池右淮犯罪证据了吗?没有,一段父女对话的录音,什么都没有提到,连名字都没有,你让警方怎么查,他们刻意捏造一万种合理的解释。”

“只要我报警,警方就会可以过来找人。”

“不要天真了林以微,警方想进入民宅需要搜查令。而在走程序的这段时间,你哥早就被转移到不知道什么地方了,你根本找不到他。”

林以微感觉被抽空了全部的力气,怔怔地坐了一会儿,笑了:“谢薄,你当我傻吗?”

谢薄挑起下颌,睨着她。

“都是借口吧,如果没有你横插一脚,我报了警,不管有没有搜查令,警方都会过来。池家毫无防备,只要林斜还在那栋宅子里,就一定能找到他。”

“也许,但可能性很小,池右淮的顶尖律师团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利用一切有可能的法律手段阻止警方的搜查。我告诉你另一种可能性,警方没有搜查证连门都踏不进去,无功而返的同时你…”

他的手盖在了她的脑袋上,扯住她凌乱湿润的长发,嗓音冰冷无情——

“会死得很惨。”

林以微的太阳穴嗡嗡直跳,扯了谢薄的手,狠狠甩开:“别说得好像你多关心我,事实上,你才是最不愿意让池家出事的人,我说的对吗,谢薄。”

“对。”

这一点,谢薄不否认。

林以微转过头,狠狠擦掉眼角无力的泪痕。

她再也无法忍耐和这个男人呼吸同样的空气,待在同一个封闭空间,她简直想呕吐。

“停车!”

“快停车,我要下车!”

她疯狂地乱按车门上的按钮。

谢薄正要拉住她,林以微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不同于此前无数次小打小闹。

这一巴掌,带着刻骨的恨意。

就连前排开车的黎渡,都禁不住踩下了刹车,担忧地望向后视镜:“林以微,薄爷也是在保护你啊,你觉得就算你找到了林斜,他们能放过你吗!你们能脱身吗!”

“黎渡,闭嘴,开的你的车。”

“……”

谢薄捉住了林以微的颈子,将她缓缓拉近了自己,眼神压迫:“林以微,想清楚现在谁还在保你。没有我,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句话,卸掉了女孩全身的力气。

他丢开了她,她没有再闹着要下车了,无力地倒在车上,翻出了手机里仅存的一张林斜的照片,悄无声息地流淌着眼泪。

眼泪顺着凝结的发丝淌到了真皮的座椅上,形成一滩雨水鼻涕眼泪的混合物,她狼狈像条路边的流浪狗。

谢薄懒得再搭理她,抽湿纸巾一根根擦拭着修瘦有力的指尖,直到黎渡说:“薄爷,被跟了。”

谢薄回头,看到身后有一辆黑色轿车无声无息地跟着他们,如黑夜中的鬼影。

谢薄不屑地轻哼了声:“在前面的高架上甩掉他们。”

黎渡启动了双重引擎,“轰”的一声,这辆被谢薄改装过的轿车飞速驶了出去,黎渡的车技自不必说,切换着车道,轻松地越过了好几辆车,将那辆车远远甩在看不见的地方。

林以微觉得闷,开了一点车窗,飞絮似的雨和冬日里的寒凉漫了进来,直往她眼睛里钻。

眼睛鼻子喉咙里,尽是酸楚,尽是眼泪。

谢薄用手背擦她脸上的眼泪,很粗鲁,不温柔:“别哭了,哭有什么用。”

林以微衔住他的手指,狠咬了一口。

谢薄吃疼,眉头皱了皱,却没有抽回手,顺势戳进她嘴里,手指头使坏地在她口腔里乱捣,直到她弓起身子想要呕吐,他才抽回手。

湿纸巾优雅地擦拭着骨节分明的修瘦指尖,他睨了眼旁边痉挛着身子干呕的女孩。

看不惯她这副死模样,像只被人踩在脚下碾碎的蝴蝶,扑闪着一片翅膀,做无谓挣扎。

“路还长,睡会儿。”

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摔在了女孩身上。

她蜷缩在松软的真皮座椅上,倔强地不碰他的外套,疲倦地闭上了眼。

直到她陷入了睡眠,谢薄才将冲锋衣外套捡起来,搭在她单薄瘦弱的身上,还顺手掐了一把她的脸颊。

黎渡心里有气,气林以微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他,但看到他这样子,又忍不住笑起来。

“笑什么。”

黎渡转了方向盘,说道:“感觉你跟她…就算这样了,还是能处得很轻松。”

谢薄看着手指头上破皮的咬痕,谑道:“轻松,要不你来试试。”

“我说的轻松,是指这里。”黎渡指了指自己的心,“不用戴面具生活,随心自由,做想做的事,爱想爱的人,大概是你的最高理想了。”

“我的最高理想是成为下一个谢思濯。”

在挚友面前,谢薄丝毫不掩饰他的欲望和野心,“家财万贯、荣华富贵,再生一堆混蛋小孩,老了悠闲地坐在集团顶楼办公室,泡杯茶,看他们明争暗斗,你死我活。”

黎渡忍不住笑出了声:“问问你那两个兄长,会不会有这么俗气的理想。”

“谁让我是私生子。”他轻松地倚在靠背上,闭上了眼,“阴谋诡计,汲汲钻营,做他们都不屑于去做的事,讨好他们不屑于讨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