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圣诞展(1 / 2)

爱意随风起 春风榴火 9883 字 4个月前

谢薄对林以微的渴望和需求,几乎无法画上休止符。

他们解锁了各式各样的动作,谢薄喜欢做出新的尝试,就像任性的孩子希求更多不同类型的玩具,就算展示柜已经被填满,也总能找出新的空间容纳他新的喜好。

他追求新鲜和刺激,喜欢角色扮演,会在她睡着后缚住她的手,蒙住她的眼睛,一言不发,让她在惊慌和不确定中抵达…

在林以微一成不变如死水般平淡无澜的人生之路上,谢薄像一场姗姗来迟、在盛夏里磅礴的春雨,沉闷的雷声轰鸣,淅淅沥沥绵延了整个漫长的雨季。

伴随着离别将至,林以微对他竟产生了某种欲罢不能的别绪。

耽溺于温暖的房间,富足的生活,以及这个模样英俊、身材如雕塑般完美且某方面能力着实优秀的男人…

她时常在结束后如猫咪般蜷在谢薄的怀里,问他会不会来英国看她,多久来一次。

谢薄指尖绕着她的头发丝,一圈圈地缠绕:“最久能忍多久?”

“两周。”

“会不会太贪心了。”

“不做硬性要求,随便你。”林以微枕着他平坦略硬的小腹,“忍不了我就去找别人,英国那么多小帅哥。”

“你倒是敢…”谢薄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他面前,“试试看挑衅我是什么后果。”

虽是威胁,眼神却宠溺。

林以微才不怕他,搂着他的肩膀,咬住了他的唇,宛如品尝糖果一般舔舐着。

谢薄没有回应,不动声色地享受着她对他的索求:“我尽可能一个月来看你一次。”

他捧着她单薄的后背蝴蝶骨,轻轻爱抚着,“行吗?以以。”

温柔得简直不像他。

“半个月。”她讨价还价。

“我有很多事,也有很多双眼睛盯着我,太频繁对你不好。”

“那你别来了。”林以微很爽快地推开他。

“二十天。”他从背后揪住她,咬着她的耳垂,“二十天我来看你一次,说到做到,不食言。”

“知道你对我好,那不妨再好一点,去帮我剥石榴啊,薄爷。”

“自己去。”谢薄坐起身,“我也想吃。”

“你去,我要吃你的剥的。”

谢薄嘴上拒绝,身体却很心甘情愿地去了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颗石榴洗净切开。

“一个够不够。”

“你要吃的话就不够。”

他又从冰箱里拿了一颗石榴,长腿勾了高脚椅顺势坐上去,耐心地一颗一颗给她剥着。

看着男人绷紧的背影,林以微发觉自己好像正在一步步地试探着他,像一块沾湿了水的海绵,企图在他的世界里霸占最大化的空间,并在这样一个舒适空间里尽情撒野,不断拉伸着谢薄所能容忍她的最大底线。

不管是最初与养父母的相处,还是对待林斜,她都这样做过。

望把对方变成自己亲近的人,她才会这样。()

……

?想看春风榴火写的《爱意随风起》第 48 章 圣诞展吗?请记住本站域名[(()

圣诞展在星光会展厅举办,这一次画展有许多青港市的政商界人士参加。参展的作品部分来自于国内知名艺术家的巡展作品,其余便是各大艺术学院挑选出来的优秀学生画作,这次展出结束后就会送选国内外各大艺术节参赛评奖。

池西语整个下午都在接受媒体的访问,对画作进行诠释和讲解,忙得口干舌燥,到了夜间又被电视台请去做专题访问。

是夜,叶安宁盛装出席,一袭落地的紫色鱼尾裙,优雅地走进了星光展厅。

林以微跟在她身边,穿着低调黑色抹胸长裙,搭配绒毛披肩,长发松散地挽起来,挂在脑后,丝丝缕缕的碎发垂于耳畔。

她挽着叶安宁的手走进展厅,顷刻间吸引了周遭许多目光,有意或无意,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注意到了她。

哪怕展厅里优雅地名媛淑女不在少数,她仍有一种独特的遗世之美,即便盛开于无人邂逅的空谷,静谧而茁壮。

林以微罔顾了所有人的目光,朝着最显眼的前厅走去,直奔目标。

池西语的画摆放在展厅的C位,那是一幅超过了1.8m常规宽度的巨幅少女油画——

在夕阳下阅读沉思的旗袍少女,卷发盘在头顶,书页随意地摊在膝盖上,右手撑着下颌,左手搭在右手上,微风吹拂着她稀碎的头发,温暖的色调烘托着女孩被阳光轻抚的身影,她微眯着眼,胸口十字架半掩在散漫的衣领里。

林以微知道林斜作画是很需要情绪的,有时候为了完成一副满意的画作,甚至需要把自己关在房间十天半个月不见人。

这幅画极具表现张力…必然掏空了他全部的心血。

叶安宁陪林以微站在这股巨幅画作前,望着画中那个穿着旗袍的沉思少女,说道:“池西语这两年展出的画作很多都是以少女为题材。”

“是。”林以微眸光紧扣着这幅画,“他能画出最栩栩如生的女孩子,女孩的情思、春困、忧愁…”

忽然间,林以微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她看到画中女孩颈项间的那枚十字架上,似乎有若隐若现的字母w。

叶安宁看了看手表的时间,又望了望展厅入口的方向,看到越来越多人走进了展厅,她焦急地对林以微说:“微微,池西语的专访快结束了,不要让她看到我们,不然就麻烦了,我们走吧。”

“等…等一下。”

林以微仿佛发现了什么,目光在画作上逡巡搜索着…很快,又在少女手中泛黄的书页纸上,找到了一颗字母z。

“微微,我们真的要走了!池西语就要回来了!”叶安宁可不想在这里和她撞个正着。

林以微紧扣着那两个字母,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

小时候,林斜教林以微画画,因为那时候刚学了字母拼音,林以微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在画里藏字母。

每次给林斜交作业,她都要将一些零散的拼音

() 字母藏在画中(),让林斜去猜她留在画中的秘密。

好几次?[((),林斜板着脸严肃地教育她:“绘画的全部信息都应该由画作本身的线条色彩来呈现,不应该加入一些字母或文字,刻意破坏它的整体性和意境感。”

他在说什么林以微根本不懂,林以微只用期待的眼神望着他:“哥哥,你猜我留给你的是什么话?你猜嘛你猜嘛。”

林斜佯装生气:“不猜,猜不到,你再这样乱写乱画,我就不教你了。”

虽然如此说,但他每天还是会揪着她,指导她线条该怎么画,色彩如何搭配。

林以微仍旧死性不改,热衷于在画作各个隐蔽角落留下拼音首字母。

“jtwxcy——今天我想吃鱼。”

晚上,林斜就会炖红烧鱼给她吃。

有的小愿望,林斜会满足她,有的不能满足,譬如她在画里说:“周末我想跟哥哥一起去山上看流星雨。”

字母太多了,多到已经影响了整幅画的呈现,林斜很生气,用笔头狠敲几下她的脑袋,让她戒掉这个坏毛病,不许再画里给他捎信息,想说什么就当面说。

但林以微毕竟是孩子心性,还是乐此不疲地跟他玩着寻字游戏。

让他发现她的小心愿、小秘密,甚至林以微还让林斜在画里给她留言,告诉她一些秘密。

林斜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他忠于自己的艺术,绝不肯有一丝一毫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