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章 很称职(1 / 2)

爱意随风起 春风榴火 12392 字 4个月前

夜间,林以微从浴室出来,小雪花已经安然入睡了。

大概是因为孩子比大人对环境的改变更加敏感,回青港市这几l天,小雪花整夜整夜地哭闹,没个消停。

她哭得林以微心里也很难受。

她对这个孩子的感情很复杂,刚生下来那会儿,她不觉得自己有多少母爱,看到她的那一刻还觉得陌生,难以接受自己身份的转变。

孩子睁开眼的那一瞬,她眼前浮现了谢薄的脸。

何止是像,那双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这一年的相处,她无数次望向她的脸,看着这个同时拥有了她和谢薄共同面部特征的孩子…那股子被她深埋压抑的情愫,在她刻意忽略和逃避的角落里,暗自生长。

小时候孩子发烧哭一整夜,哭得林以微也很心碎,她也会陪着她一起哭。

当妈妈,有时候是很无助的一件事,尤其被激素影响,情绪敏感。

不过,林以微比同龄的女孩更成熟,也更坚强。在她们天真无邪的少女时期,林以微已经被世态炎凉和艰难险阻给推着长大了。

挺过了最难过的一年,孩子的状况也逐渐稳定了。

在拉蒙公寓的第一晚,本以为小雪花又要闹个没完,毕竟换了新环境。

没想到她居然不哭不闹,谢薄哄了她几l分钟,她便安然睡下了。

她走出客厅,看到阳台上有一抹黑色的身影,以为他在抽烟,走近了看到他双手撑在阳台的护栏边,望着万家灯火,眉心微蹙,似在想事情。

黑沉沉像一座海边的孤独灯塔。

林以微走到阳台边,男人下意识地伸手揽她,却被她拍开了——

“别忘了,你现在有未婚妻,别像个混蛋一样。”

“孩子落地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是个混蛋了。”

谢薄对这个新身份表示坦然接受,“等她出现在我爸面前,那时候,我不仅仅是混蛋,我还是个孽障、逆子。无关痛痒的网友眼中的渣男、负心汉,合作伙伴会认为我私生活不检点,从而人设崩塌,名声扫地。”

毕竟,像池西城那种桃花不断的浪荡公子哥儿,闹出什么绯闻反而不稀奇,但谢薄一直维持着完美人设,一旦行差踏错,哪怕是白纸上一丁点的黑点,都会被无限放大。

更何况,连孩子都有了。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与人无尤。”

林以微走过来,和他中间隔了一个人。

微风如同温柔的手,轻轻撩拨着两个人的心,谢薄嗅到了风送来的她发丝间的柠檬香。

他们对彼此身体的吸引力,从来未曾减弱,反而随着天长日久的爱与恨…

欲望与情潮,来势汹汹。

想要,却得不到。

他竭力克制,喉咙干涸,转身去厨房接水喝。

林以微远眺着远处海湾间闪烁的渔火和海绵倒映的满天星辰,想起了很多往事,在拉蒙公寓

和他同居那两个月。()

一段回不去的快乐时光。

?想看春风榴火写的《爱意随风起》第 69 章 很称职吗?请记住本站域名[(()

谢薄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洗掉了一身躁腾腾的□□,出来时,看到林以微在婴儿房照顾小朋友。

房间里,柔和的暖光照着她的脸蛋,她低声轻哄着她。

孩子又哭了。

谢薄走了进来,伸手接她:“我试试。”

林以微犹豫几l秒,递给了他。

谢薄抱着孩子在房间里走了两圈,哄着她:“不哭了,今晚我带着你,好吗,让妈妈休息一会儿。”

也真是奇了怪,谢薄一接手,她果真就不哭了。

林以微有点吃醋,不满地喃了声:“小白眼狼。”

“跟某人一样。”

林以微懒得理他,既然他今晚要带孩子,她就回去好好睡一觉。

反正他也哄得住。

“谢小猫。”他轻轻唤着,“我是爸爸,叫爸爸。”

“粑粑…”小朋友跟着他牙牙学语。

“能不能别乱取名字,她叫林初雪。”

“这么正经的名字,还是小猫更可爱。”谢薄抱着孩子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轻轻哄着,“是不是,小猫?”

小婴儿看着他,咯咯笑了。

林以微也觉得奇怪,这孩子…就这么喜欢他?

明明只见过一面。

血缘感应吗?

“小猫好像饿了。”谢薄抱着孩子走过来,“你要喂她吗?”

说完,他笑着伸手去解林以微的衣领,林以微拍开他的手:“已经断奶了!现在吃奶粉的,家里有准备吗?”

“准备了,不知道合不合她口味。”

“她不挑食。”

谢薄放下了孩子,兀自去厨房冲泡奶粉,他也不大会做这些事情,都是跟着网上的视频一步一步地学。

冲奶粉的时候,孩子居然不哭不闹地耐心等待着,也是难得了。

谢薄抱着她,亲自给她喂了奶粉,小家伙喝完就尿了,他又学着网上的教程,耐心地给她换了纸尿布。

林以微倒在松软的单椅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一年来她睡眠总是断断续续,没睡多久,醒来时夜已经深了。

谢薄竟然还在陪孩子玩儿。

小家伙白天睡够了,晚上精神百倍,坐在羊羔绒地毯上,拿着小火车玩具耀武扬威地挥舞着。

谢薄趴在她身边,逗着她:“谢小猫,叫爸爸,我是爸爸。”

小婴儿发出“呀呀”的奶声奶气音,他抱起她,放在腿上,认真问她:“妈妈有没有跟你提过我?”

“她肯定骂我更多。”

“任何时候,小猫都要喜欢爸爸。”

林以微无声无息地睁开眼,看着他哄孩子的背影。

他在用这个孩子疗愈自我,治疗着那个躲藏在他童年里可怜兮兮的私生子。

她可不能让他乱教宝宝,走过去抱起了小婴儿:“

() 谢薄,去睡觉,我陪她玩一会儿。”

没成想,谢薄一松手,小宝宝瞬间变脸,眼看着泪花儿又要夺眶而出了。

林以微只好把孩子塞回他怀里:“这什么小白眼狼啊,居然还离不了了!”

谢薄接过了孩子,眼底缠了几l缕温柔:“可见是我的崽。”

“既然离不了,那我不要你了。”林以微故作生气地对小孩说,“你跟他吧,他可稀罕死你了。”

说完,林以微起身要走,小朋友抓住了林以微的手指头,不肯松开。

爸爸也要,妈妈…也要。

一个都不能少。

谢薄也拉住了林以微的手,逗着小朋友:“小猫快看,妈妈多小气,说,小气鬼妈妈。”

孩子对着他俩奶声奶气地笑了起来。

看着她的笑容,林以微心里有霜雪在消融。

她就着谢薄的手,亲了亲小朋友软糯糯的脸蛋。

抬头的刹那间,谢薄凑过来,吻住了林以微的额头。

……

次日,谢薄将露姨叫来了拉蒙公寓,白天他不在,则由露姨照料着宝宝。

她是林以微唯一信得过的人,孩子自出生就是由她在带,也格外亲她,不会哭闹。

地下车库里,谢薄调试着林以微的这辆玛莎拉蒂,评价道:“这型号外观华丽,性能不行,什么时候带到DS俱乐部,我给你改造一下。”

林以微将他从车里赶出来,自己坐了进去:“不需要,我又不是赛车手。”

“黎渡说你现在的技术,能跟我们俱乐部的新手小子们比上一比了。”

“怎么你还挺骄傲。”

“你是我唯一的关门弟子,技术这么好,为师能不骄傲?”谢薄倚靠在她的玛莎拉蒂车边,偏头问,“有没有兴趣加入DS俱乐部?俱乐部还没女赛车手。”

林以微懒得理他,启动了引擎,准备将车驶出去。

今天她要忙的事儿多着呢,不想和他在这里磨嘴皮子。

“对了。”似想起什么,林以微将脑袋探出车窗,“谢薄,小狗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