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章 喊了疼(1 / 2)

爱意随风起 春风榴火 10579 字 4个月前

那天的不欢而散,林以微心里难过极了。

随着一场淅淅沥沥的梅雨的造访,六月的毕业季也近在眼前了。

他们还在赌气。

谢薄看起是真的动了怒,不回她消息,也不接电话,林以微只好去DS俱乐部找他。

她想和谢薄心平气和地聊聊,在cosmo更衣间的时候彼此都带着火气,说出来的话言不由衷、剑走偏锋。

她想把所有误会一次性解释清楚。

黎渡看到林以微溜达着走进店里,条件反射地说:“微微,薄爷今天又不在哦。”

“又又又不在啊,他什么时候回来?”林以微很自来熟地坐到了吧台边,给自己剥了柑,扔进嘴里。

“说不好,你给他发消息啊。”

“不回,电话也不接,还跟我赌气。”

黎渡笑了起来,似大仇得报一般看着她:“你也有今天。”

“你看好戏呢!”她伸手拍了他一下,“不许幸灾乐祸。”

黎渡似想起什么,从柜子里取出一只浅绿色针织小恐龙递给林以微:“给我干女儿的。”

小恐龙模样呆萌,可可爱爱,林以微那双狐狸眼轻轻挑了起来:“这是哪儿买的啊,好可爱!”

“这是我亲手织的!”

“哇!”她摩挲着针织小恐龙,惊喜地说,“你还有这手艺呢!”

“那是,赶明儿我再给她织个小围巾。”

“好哇,不过,谁同意她当你干女儿了?”

“薄爷同意了。”

“问过妈妈了吗?”

黎渡转过身,从冰柜里拿出一整盒剥好的石榴籽,递给了林以微:“喏,给妈妈的贿赂金。”

“这还差不多。”林以微将小恐龙放进了包包里,“谢谢啦,小猫会很喜欢。”

她吃着石榴,和黎渡玩着电动游戏,他见她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打算,漫不经心说:“你最近时间很多啊,隔三差五过来,一呆一下午。”

“因为毕业答辩结束了嘛,就等授位仪式完成,就彻底毕业了,上午泡图书馆自学珠宝设计之类的东西,下午没什么事儿,晚上还得回家,宝宝看不到我不肯睡觉的。”

“前段时间,薄爷天天跟个望妻石一样,盼着你过来…”

“什么,忙的人是他好吧。”林以微看看手机时间,“所以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说不准,我现在也不太能见到他。”

“最近忙什么呢?是G1比赛要开始了吗?”林以微拎着石榴吃。

黎渡放下手柄,眸光深邃地望着林以微:“微微,比赛已经结束了。”

林以微吐掉了嚼干的石榴籽,错愕地和他对视:“你不是跟我说八月开始的吗。”

“他没告诉你赛期提前了?”

林以微愣愣摇头。

“拜托,世界赛已经结束了!薄爷拿了世界总冠军,我的天,你

居然不知道!这么大的事儿,他还上电视了你居然不知道。”

黎渡语气也很夸张,像是故意要让她难受似的。

“……”

“他什么都不跟我说!我又不看电视,忙毕业答辩那几l天,连手机都不看呢。”

“看来这段时间,你们是真的不联系啊?”

“联系啊可是…”

谢薄就是很少主动找她了,很少很少,自从那天晚上视频之后。

他说他会等,但不会主动追了。

林以微难受得不行,给谢薄打电话,但他没有接。

她一连给他发了好多条消息——

微风:“我才知道你拿到了G1比赛的总冠军,恭喜啊。”

微风:“对不起,我不知道日期提前了。”

微风:“你生我的气了吗?【委屈】”

微风:“谢薄,回一下吧。”

几l条消息石沉大海,谢薄没有理会她。

他从来不会不回信息,至少,在林以微印象中,一次都没有发生过。

再生气,他都要回她的。

不理人算怎么回事。

黎渡斜睨着林以微,肉眼可见的,这姑娘慌了。

脸色都变了,之前从容淡定的神情一扫而空,她坐立不安地给他发消息,打电话,急得不行。

“完蛋了,他真的不理我了。”

林以微望向吧台边稳如泰山的男人,“小猫干爹,救救我啊…”

黎渡无奈地想,他可救不了她了,薄爷已经回了谢氏集团,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不过…

“看在我干女儿的份上。”黎渡大发慈悲地开口了,“今晚谢薄应该会回地下室收拾行李。”

“收拾行李,他要去哪儿?!”

“不走,只是搬家。”

“搬去哪儿?”

“以前住哪儿,就搬回哪儿咯。”

她诧异地问:“拉蒙公寓啊?不是卖了吗?”

“买回来了呗,薄爷还是只住得惯自己的家。”

“噢…”

林以微心想,他拿到冠军,奖金不少,这段时间也肯定拿到了不少投资,赚了不少钱,搬回以前住的地方很正常。

“谢谢啦!”林以微端着石榴盒离开,“先回去陪宝宝,晚上我再去找他!”

说完,她一溜烟儿消失在了俱乐部门口。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黎渡叹了口气。

谢薄是个心狠意狠的人,这次林以微是真的伤到他了。

怕是没那么好哄回来。

……

地下室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完全可以叫手底下的人过来帮他拿,只有一些简单的衣物,甚至不要了都无所谓。

但谢薄还是来了。

在这个狭窄得只可以容纳一张床,一张桌子的地下室房间里,他想最后再看看这个落魄时的居所。

在这里住了半年多,那些时日,仿佛失了智。()

现在清醒过来,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想看春风榴火写的《爱意随风起》第 87 章 喊了疼吗?请记住本站域名[(()

到头来,什么都没抓住。

她只在乎她想要在乎的,居然还想和那疯子结婚。

谢薄躺在床上,在这一方狭窄的空间里,他闭上眼,似有旧梦重温。

他和她曾在这里度过了许多欢愉的时光,闭上眼,空气中似乎还留存着她身体的淡淡残香。